2005年10月18日

雲淡風輕

such a classy gent

這樣就不會有早知如此的期待
這樣心臟就能減少負擔
這樣就不會有提心弔膽的暗示
這樣頭腦就能保持平衡

其實只要撒上一層淡淡的灰
仍然可以撅起嘴
驕傲的走

只是驕傲和著自卑
拉起了我的左右手
看誰的力氣大
就能把我佔有

我想我看得太簡單了

只好在雲淡風輕的時候
享受愚蠢的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