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2月16日

歷史的定位

兩年前皮博士被徵招入伍
當了12天閒到想下跪求長官派我任務的日子
那12天內每天做的不外乎就是吃喝拉撒睡
和看教室後面書櫃裡一本本很硬的書
我記得那時候有兩本書我看的嘖嘖稱奇歎為觀止
一本就是哈利波特第三集阿茲卡班的逃犯
一本就是孫運璿傳

蔣經國傳,國父傳,這些書我一點都看不上眼
因為九年的國民教育已經片段的交代了所有劇情
但是孫運璿,暱稱孫院長或孫資政
我卻是一點概念都沒有
除了知道他中風

其實看完後我的感觸頗多
記得被放出來後我就跟塔塔說
以前就真的有這種為國家犧牲的笨蛋
對現在的我們來說
好像是電動裡才會出現的角色

其實孫院長就好像當時的一個代表性人物
用一次次大膽的決策計畫
不管是蓋電廠,推動國家建設,
引進半導體技術進而創造現在一堆科技新貴黃金單身漢
讓台灣走出戰後的陰霾

我相信當時大部分的從業人員
也都是以那樣的精神
犧牲小我完成大我
以國家利益為優先
置私己之利於不屑

今天孫院長走了
如果台灣的歷史走到今天必須下一個註解
那會是什麼
想到這裡確實是挺心寒的

最後以今晚唐湘龍在NEWS98裡發出的感慨收尾
他說:"我感覺真的為台灣拼經濟的人都死光了,
而現在這些口頭說要拼經濟的人
也只是在吃這些死光的人留下的老本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