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5月23日

第二個家,我回來了...

每次坐長途飛機
我最佩服兩種人
一是一上飛機就可以睡著的人
二是不管飛多久可以一直坐著的人

這兩次飛溫哥華
我旁邊坐的都是二號人物
十個小時的旅程裡
這兩位可以一直坐在位置上
不用起來上廁所
不用起來活動

他們並沒有少吃少喝啊
我看他們的餐都吃的光光的
為啥都不用上廁所勒
為啥我本人就跑了廁所四次勒
是我膀胱太弱了嗎
還是我潛意識裡充滿著對飛行器的不安
我必須靠不斷的跑廁所來釋放壓力呢

我想我一輩子都不會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