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5月8日

久違了,Mr.偏頭痛,您最近好嗎?

今天的生理流程是這樣的

(從早上10點開始)
睡不飽-頭痛到死-好一些-熱死-滿快樂的-又開始頭痛死-睡死
-醒來後想吐-原來是餓結果吃到撐死-想睡不能睡因為撐死

結論是我對今天一天的記憶是間斷又模糊的
我今天好像有看到米可ㄟ

明天一早我又得帶著我頭的餘痛
接受另一場生理(準確的說是心臟)考驗
我的隊達拉斯小牛將要面對去年冠軍
無聊又娘隊員間好到有斷背傾向的聖安東尼奧馬刺

自今年球季開始
我一直篤信今年是小牛離冠軍最近的一次
也是如此今年我一直避看任何小牛的轉播
因為我看了總是會激動生氣大叫所有我會的髒話

我會因為輸球使得接下來的幾天心情大受影響
不斷的思考為何輸球?
這場球對整季的影響如何?
接下來對誰?
該怎麼應戰?
而這些反應都只是在我看了ESPN.com的最終比數後而已

結論是我對這支球隊期望很大
當他們失敗時我卻又幫不上忙
那種使不上力的感覺
就像看到不成材的小孩
你很想扁他揍他鞭策他
然後才想起來他不是你的小孩

希望我沒有什麼還沒發現的心臟毛病


UPDATE:
在我完成這篇blog後
已是凌晨兩點
我赫然發現第一戰已經開打
所以我就看著ESPN.com的文字轉播
(何謂文字轉播
例如:九分二十秒 Parker投進一球)
一直看到快四點
結果是小牛輸兩分
我難過到睡不著一直到五點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