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30日

i hardly knew you...

前天的大半夜裡
我被一種像小孩哭聲的叫聲吵醒
那聲音不斷地不斷地叫著
但那時的我太累了
心理咒罵了幾句髒話也就睡著了

昨晚睡覺前
那可怕的聲音又出現
我沿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找著
竟然是從鳴笛喵房間的窗台上
其中一個盆栽傳出來的
對各式各樣的蟲很感冒的我
馬上在腦裡描繪出怎樣噁心的蟲
才會發出那噁心的叫聲
搞的我整個晚上全身是雞皮
我跟皮爸爸報告這個狀況
但晚上的窗台沒有燈
看不出個所以然
皮爸爸說等到早上他會再去看看

今天一早皮爸爸就把我叫醒
"昨天那聲音是一隻小貓ㄟ!!"
我當場從床上跳起來
走近一看
是一隻不到15公分長
眼睛都還沒睜開的小貓
我趕緊帶他到獸醫院

醫生給他打了兩針
說他嚴重失溫
生命跡象衰弱
要我回去趕快給他泡熱水
並且給我一些類似點滴的東西
交代我要怎麼照顧小貓

我又趕快衝回家
趕快放了一臉盆的熱水
小心翼翼的將他的身體泡在水裡

然後

慢慢的
他就慢慢的開始不動了
我很緊張得把他擦乾
用吹風機吹
但他真的就不動了
就不動了

將小貓處理完的我
竟然越來越難過
我想我還滿自責的
要是我前天就發現他
要是我昨晚就發現他

good bye 小貓
i hardly knew you
and i'm sorry i couldn't save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