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17日

What's a guy gotta do to get T'd up around here?

昨天發生了我這看NBA生涯的十幾年來最好笑的事
在我們小牛隊與宿敵馬刺隊的比賽中
他們的主將Tim Duncan就只是坐在板凳笑啊笑的
就被一個光頭瘋狂老人裁判判驅逐出場
這大概是我看過裁判做最荒謬的事了
緯來的轉播員講的最好
他說:"天啊,NBA球員現在連笑都不行了.NBA也有白色恐怖嗎?"

我想那光頭老人裁判應該是惱羞成怒
從下面的影片就可以知道Duncan是因為場上的判決
可能覺得不可思議還怎樣的就瘋狂大笑
可是光頭老人裁判一定是認為Duncan在嘲笑他
"咱們偉大裁判的尊嚴怎麼能受到任何一絲的嘲諷呢?"
所以咱們老人就火了


我到現在看這一段影片還是一直大笑
之前我就有說過聯盟把裁判保護的太好了
要球員尊重場上執法者是一回事
但當執法者的ego逾越了本身應有的尺度時
又該怎麼辦呢
但我確信NBA高層又會來個裝死看不見
(UPDATE: 結果出乎意料的光頭老裁判被聯盟禁賽了)

這就讓我想到高中時的歷史老師
一個超級愛開黃腔的色鬼
但要真的講課時又口齒不清
老是要我們抄黑板的重點不好好講課
當時坐後排的我和Jimmy每次只要他一講錯
我們就掩面偷笑
就這樣搞了一節課
他越講錯我們就笑越大聲
我們笑越大聲他就越慌講的更錯
最後咱們老師就火了
說要來個隨堂考試
考不到滿分的都要被打五下
被打的人就怪一直笑的那兩個人

結果當然是全班被打
而且是用那種打起來超痛的短短的塑膠棒打
要是現在我們早就去告體罰了
後來我跟Jimmy跑去辦公室跟他當面道歉
他竟然說:"我只接受書面道歉!"
然後甩頭就走
我本來是個超愛歷史
歷史分數超高的人
直到遇到高中那個"黃帝"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