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1日

該是收拾書包回家去的時候了...

the face of a champion??
我想這次比去年輸掉總冠軍還痛

雖然這系列賽還沒結束
但一勝三敗的成績已經和宣佈死刑差不多
就算他們不小心的來個大逆轉
但我對他們今年奪冠的信心已經和專家的眼鏡
碎的一地搞不清誰是誰的

時間推回到三月的一場和太陽的比賽
這場比賽小牛和太陽纏鬥到第二次延長賽還是輸
一個禮拜後我的好友碩哥就跟我說
"they haven't been the same since that game."
是啊我可以感覺到
之前動不動就十幾連勝的霸氣沒了
而且是很明顯的從球員的肢體動作就看得到

時間拉回現在
這一輪比賽開始前
幾乎所有專家都預測小牛可安然過關
儘管在這之前對手勇士已經連續痛宰我們五場
但邏輯上來說季賽和季後賽氣氛可是大大的不同
一支球季最後一天才勉強擠進第八種子的球隊
怎麼可能會幹掉全聯盟戰績最好的第一種子呢

結果問題出現了
你要怎麼樣去防守一支沒有進攻章法的球隊
我很想打電話問諸葛孔明答案是什麼
因為勇士的策略只有一個
就是拼命得分
像一群蝗蟲大軍掃過
還不就為了吃嘛

相較之下小牛就像中規中矩的...well...小牛
安安份份的吃嘴邊的草
雖然餓
但隔壁農場的草主人說絕不可吃
士可殺牛可餓
但貞節要保住

你看我無奈到都不知道在說什麼了

我今天花了一天的時間思索
試著用佛學與禪的角度
說服自己宇宙中小牛和我的定位
是否不需要因為他們失敗而衰了我的氣

我想這次的失敗會比去年更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