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2日

oh the suffering...

我現在坐在這裡
看著ESPN文字轉播有可能
是今年小牛最後一場的比賽
表面上我是一副彌勒佛的處之泰然貌
心裡卻是像hurrican Katrina一樣的翻騰

阿塔打來說
"take it easy, you should eat something."
我有在吃啊
我和小牛們已經吃了快一個禮拜的鱉了

這就讓我想到昨晚的惡夢
我和阿塔都變成魚
然後有一個勾子垂下來
一直想把我們吊上去
我就牽著阿塔的手游啊游啊
躱了一個晚上
但這個夢的重點是
魚怎麼會有手可以牽著游來游去呢
it doesn't make any sense!!

就像小牛怎麼可以輸成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