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23日

夜半琴聲睡不著

可憐的阿塔最近真是雪上加霜,每天除了要煩惱如何接受"明天要上班"這個事實外,最近還飽受小提琴的疲勞轟炸.她附近的鄰居,不知哪個自以為浪漫的混帳,這一陣子突然半夜11點開始拉小提琴.一拉就是要到2,3點才會罷休.如果前一晚沒拉,這位朋友就會第二天一早7點開始叫大家起床.而且重點是,根據阿塔的說法,他/她拉的還滿難聽的.

記得在溫哥華租的第一間公寓,是那種老公寓,租客的流動率還滿高的,主要都是租給沒錢的學生和沒錢的人.有一年的某月,我們隔壁搬來兩個男的.從那晚開始,他們家就是夜夜笙歌.那兩個男的很明顯就是做音樂的,而且做的是電子舞曲.而他們的"琴房"就正好在我房間旁邊.兩間房只隔著一道天曉得多厚的木板.每天晚上我就像住在Luxy隔壁,聽他們沈重的貝斯,聽喝醉的阿豆仔嘻嘻哈哈,偶爾還飄來幾絲二手大麻.當然沒住兩個月,這兩個男的就被房東大鬍子趕走了.我和鳴笛喵也才又開始聽的到這世界美妙的聲音.

回台灣後最常碰到的鄰居噪音就是施工.感覺一年12個月每家說好了似的輪流施工.我最怕那超大電鑽打牆的聲音,傳到腦子裡真的是封鎖了所有的思考迴路.最後只剩呆滯.我想今天如果要我選要被哪種噪音吵,白天的施工還是晚上的電音.我想我每次都會選電音吧.

阿塔請你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