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29日

nice to see you again, depression.

so, like, i recently found out one of my two best friends is getting married. and the other decides to marry AND molest his guitar. what a day.

Mr. Bryan Bracey and his woman

2008年2月28日

who's fucking who now?

sarah silverman is fucking matt damon!!


so jim kimmel decides to fuck ben affleck!!

2008年2月27日

爵士羊和金獼猴的故事

從前從前有一隻爵士羊,他非常非常喜歡聽爵士,尤其對於一位新生代的小喇叭手-金獼猴情有獨鍾,喜歡到讓他成為爵士樂圈子裡少見的追星族.這金獼猴除了天生的才氣縱橫,對於爵士樂的傳統吹奏法則,往往很有風格的徹底推翻,在樂評的眼裡這"獼猴流"的樂風將會不可一世的自成一格.在龐大的爵士樂分支裡佔有一席之地.

不過這一切都已是兩年前的事了.這兩年的金獼猴過的是非常不順遂.專輯銷售差,演奏會上表現走樣,甚至在記者會上摔mike走人.爵士圈子裡口耳相傳,金獼猴成名太早,太不可一世,以致於一摔就爬不起來.也有人說他的爵士功力只有表面工夫,當那面具被搓破,自卑之心使得他更加怯弱.總之金獼猴只剩個"曾經紅過的爵士樂手"這個空殼子了.

這兩年對爵士羊這個大粉絲來說更是難受.不但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崇拜的偶象一年比一年不爭氣,往往還又得忍受四周朋友的冷嘲熱諷.好面子的他總是用"明年會更好"這樣無力的理由反擊.而事實上爵士羊很清楚.除非金獼猴能自己振作起來,或是在生命中出現個貴人把他打醒,不然金獼猴只會每況愈下,最後變成一隻普通獼猴.

如果在現實生活裡金獼猴代表著小牛隊,那我就是那每天水深火熱的超級粉絲爵士羊了.so to anyone who's against the Jason Kidd trade. this is a trade we HAVE to make. this is the trade to keep us competitive against all the bigs in the league. i'm absolutely, completely supporting this trade, no matter how terrified i still feel everyday.

update: i've always liked you, Lang Whitaker...

2008年2月20日

CHOOSE YOUR WEAPON!!



白人果然不大會rap...

再見了,北極熊



昨天在車上聽到張大春訪問科學人雜誌的總編,提到全球暖化的問題.總編說去年是歷史上平均溫次高的一年,最高溫的記錄年是1998.基本上,地球史裡平均溫最高的前十名年份都發生在過去十五年當中,也就是說這十幾年算是地球最熱的一段時間.總編嚴肅的說,科學家目前都估計在2018或2020時整個北極冰原會完全消失.

我聽了真的嚇一跳.光想到以後可能要跟小孩形容一個不存在的地方,一些不存在的動物這件事,就覺得非常非常的不真實.

那些還在路上開二氧化碳怪物的混帳醒醒吧!

2008年2月17日

回台灣啦

從溫哥華回來就一直沒來update,實在是因為有些小忙,而且被時差搞的每天都很想睡.在溫哥華的最後幾天其實都沒做什麼.該吃的幾乎都吃了,剩下的只有一些要採買的東西,也花不了什麼時間.所以每天和鳴笛喵都很煩惱要怎麼殺時間.

回來的飛機上其實有些小落寞.越來越發現我和鳴笛喵都大了,能像小時後那樣動不動在一起嘻嘻哈哈的時間是越來越少.各自有各自的生活,這個家庭就像個大樹一樣沒錯,但每個人也像一根根樹枝那樣延伸出去,最後沒有任何交集.啊~啊~還真懷念小時候啊.

回來以後有兩件大事.一是我那涼貓被送去閹!二是我的中廣主持的時間換!

涼貓勒也養了8個多月,他也從小貓變成名副其實的公貓.動不動就叫那種噁心的發情叫聲,每次聽到我全身雞皮疙瘩掉一地.最過分的是這傢伙開始到處噴尿,整個家聞起來像是一個超大的貓沙盆.因此只好讓他去當貓太監.

至於我的主持時間呢,從原來的週末深夜調到每個週末中午11點到2點.節目名稱叫"i輕鬆".不知認識我的人有多少人在聽啦,不過跟大家報告一聲囉.

最後要講的是昨天不小心發現"Broken Social Scene"要來台灣演出,地點在The Wall.但當我看到那票價時我就整個傻眼.真的要考慮一下.

2008年2月10日

溫哥華的第七天


鳴笛喵在煩惱什麼呢?


她在煩惱早餐要點什麼.不過我想她更煩惱的是每天要帶我去哪裡玩吧.其實她每天上課很忙,加上我又不是沒來過這,我也盡量不找她麻煩的自己找事做.每次來我做的事都差不多.租台灣不會出的dvd看,買在台灣買太貴的cd,逛台灣買不到的牌子.這次又新加了一個興趣:買樂透.(註:禮拜五的super 7我中了10塊錢)


這次最讚的戰利品:老爹

不過這一天的下午鳴笛喵還是帶我去了Contemporary Art Gallery,剛好她的朋友在那值班.在台灣我也有時會去當代藝術館逛逛,但裝置藝術這種東西呢,除非主題很明確,不然通常展覽的詮釋就得像319槍擊案那樣留給觀展人各自的解讀.


有點不知該怎麼說

晚上我跑去買了兩本Chuck Klosterman的書.Chuck是一個自由作家,專門寫pop culture和音樂.他有時也會評論時事甚至運動.我第一次看他的書就是因為sports guy強力推薦.我記得那本書起源於某個音樂雜誌委託Chuck寫個連載故事,有關一群死掉的歌手的故事.Chuck索性租了台車,開始他的"探索歌手死亡所在地之旅",包括Kurt Cobain自殺的豪宅,Buddy Holly等人墜機的田野.聽起來像是某個俗氣的靈異偵探故事,事實上Chuck也利用這次機會好好反省的自己的人生和前女友.

我的重點是這傢伙的寫作功夫是那麼的不費吹灰之力.300多頁的書讀起來像是一個晚上寫完的,卻又沒有省略任何小細節.最重要的是他很好笑.這也就是為什麼我收集他的書像在收集神奇寶貝那樣.尤其喜歡音樂的人我大大的推薦.


講那麼多該睡了

2008年2月9日

溫哥華的第六天

今天沒有什麼大事情可做.中午和鳴笛喵去Douglas College,她的樂團在那有個演出.我從來沒去過Douglas College,連這學校的所在地New Westminster也沒去過幾次.但昨天在那晃一個多小時,感覺是個不錯的小鎮.適合退休去住.其實整個溫哥華步調慢到感覺所有人都退休了.


那個被胖指揮擋到的就是鳴笛喵

之後我們跑到Metrotown,全溫哥華最大的mall.本來是想去看"Juno",最後就只是在那逛的逛的,metrotown也沒以前好逛了.而且整體來說跟downtown比實在沒有很fashion.


路上看到連星巴克都有得來速了,加拿大人可以再懶一點

晚上和黃一誠董事長吃飯.這傢伙96年和我同期到溫哥華,一直到今天還沒回去過.當然就是那兵役害的他回不了老家.不過我看他在這過的也挺不賴的,有個不錯的工作,和女友也親親蜜蜜的,台灣?台灣在哪啊?


黃董他家可愛的狗

對了,對了.前兩天提到的那649樂透彩,當然最後是沒中.贏到"再玩一次"的括括樂最後也是槓龜.禮拜五和禮拜六又是開獎日,我會再接再厲的.最令人興奮的是我發現一個超讚的樂透彩,而且是期間限定的喔.這個叫"Millionaire Life"的遊戲只有二月份可以簽,你知道頭獎是什麼嗎?"1 million dollars a year for 25 years!"天啊!每年都有一百萬可以花ㄟ!一定要簽到死啊!我出門囉!


中了就每天在地上滾

2008年2月8日

I'm Not There



Cate Blanchett真算是這十年來最棒的的女演員之一了.你知道這次她入圍奧斯卡最佳女主角是因為她女扮男裝的詮釋Bob Dylan嗎?我在金馬影展看了那部"巴布迪倫的七段旅程",裡面有好多好多超讚的演員(包括最近過世的Heath Ledger),但最讓我印象深刻的當然就是Cate演的那段了.

Apple今天放了一段"巴布迪倫的七段旅程"的20分鐘花絮.裡面可以看到幾段Cate的表演,推薦大家一定要去看看.

溫哥華的第五天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Mr.Bryan Bracey會在某個上班時間的下午,約他所謂的"好吃懶做幫"一起去一家叫"The Diner"的地方吃brunch.身為自由業的我,當然也常受邀.這"The Diner"好吃是好吃,但那份量和國外比實在差很多.溫哥華就有一個這樣的地方,而且我每次回來一定去吃.它叫做"Sophie's"


鳴笛喵吃的這spanish omelet多讚啊

"Sophie's"除了有各式各樣的brunch外,最有名的還有它的oyster burger.就是漢堡裡夾兩個金黃酥脆的oyster,好像是配塔塔醬吧.我個人不吃oyster的,所以不太了,但萬亞娛樂邱老闆和阿塔都說好吃.來溫哥華玩的人皮博士在此大力推推推.


yo, bracey! this is how we roll!

今天晚上算是我們這的除夕.當然在這裡是沒有什麼過節氣氛的,除非你去唐人街跟大家一起舞龍舞獅.不過我們還是在家弄了個火鍋,邀請鳴笛喵的好友chick和她的貓kiki一起來圍爐.今天過後又是新的一年,祝大家新年裡鼠錢鼠不完啊!


最後送大家兩隻X戰貓

2008年2月7日

溫哥華的第四天

就算我被誠品音樂寵壞好了.這兩天陸續逛了些以前最愛去的唱片行,尤其是那家叫A&B Sound的.不管去哪家,走出來的瞬間我的心情總是壞透了.什麼時候溫哥華的唱片行變的那麼"大批發"啊?尤其是那家叫A&B Sound的.店員年紀都超大,而且一臉就是家計不夠來兼差.本來放滿兩層的音樂現在全被塞在一樓,密密麻麻的.是怎樣?要倒了嗎?

以前阿塔最怕和我去A&B Sound.雖然是小小的兩層,卻塞滿了各式各樣的音樂,而且價格總是全溫哥華最便宜的.最吸引我的是這家店的氣氛.撇開旁邊賣家電看起來都很奸詐的sales,管音樂的這些人都長的很有個性,感覺十個裡面大概有九個在玩band.如果跟他們聊起音樂,那就更high了.也許我就是愛當假文藝青年吧,但我寧願在那樣的環境裡買CD,也不要像現在這樣.


氣到我去吃"Ebi Ten"

這次來溫哥華好像就是一直在complain,不知是不是我在台灣住久了,反而有點不適應這裡.或是說我對這裡太熟悉了,熟悉到能驚覺她逐漸陌生的那一面.


新公寓會不會蓋太多啦

這次也很衰的是,本來早早調查計畫要看的表演,球賽都看不到了.離溫哥華只有兩個多小時車程的西雅圖,有一支NBA球隊叫"西雅圖超音速".自從"溫哥華灰熊"搬遷到Memphis後,西雅圖是最方便可以看NBA的所在.我本來也這樣打算.只是好死不死這段時間球隊都在打客場,沒得看就是沒得看.好吧,那我就退而求其次的去看從沒看過的NHL冰上曲棍球吧,剛好溫哥華就有一隊.哈,票全賣完,真是好運.沒關係,至少8號有DJ Shadow和Cut Chemist的表演.哇塞的,竟然給我延到11號,我要搭飛機回家的那天.


本來可以在這裡看表演說...

所以這趟除了鳴笛喵的畢業演奏是高點,剩下的只有黯淡了.


讓我悄悄地走,不帶走一片貓食.

2008年2月6日

溫哥華的第三天

從溫哥華正式爭取到2010冬季奧運舉辦權的那天起,整個城市突然像發財了一樣的大興土木.一下子這邊開始蓋起高級公寓,一下子那邊挖起高級捷運.不只溫哥華,整個加拿大的經濟像中了樂透彩的爆起來了.


有越來越大都會的feel

這次我難得回來,怎麼說也要想辦法在這大餅裡挖一些來吃.因此我去買了樂透.如果中了好處有二: 1.加幣現在值錢的要命; 2.就算中頭彩也不用連夜逃跑.下午和鳴笛喵跑去西溫,我趁機買了一張649(像台灣的大樂透)和一張括括樂.649要禮拜三才開,所以我們暫時先不管它.我買的這括括樂叫"Set For Life",它的噱頭在如果你中頭獎,接下來的25年你每個禮拜都可以拿到1000塊加幣.貪心的人也可以選擇一次領完總共加幣675000元.


結果當然是沒中,但至少贏到"再玩一次"

溫哥華人有錢了以後,我發現的一個現象就是"臭臉店員"變多了.我講的就是那種類似名牌店裡,你要買不買隨便你的那種店員.加拿大人以前雖常被譏笑為鄉下人,但每個人真誠的禮貌和態度,也是最引以為傲的.往往去一家店裡,店員對你的噓寒問暖多到你都會有點煩.但現在不同."How are you?"還是會掛在嘴邊,只是那店員的臉卻是跟殭屍一樣的臭.


差不多這麼臭

高經濟的驕傲取代了沒錢的淳樸,我想這是所有發展中大城市最後必經之路吧.(除了日本和她那有禮貌到你也會不自主的一直鞠躬的服務業)

2008年2月4日

溫哥華的第二天

今天的大事情,也是我這趟飛來的唯一目的,就是鳴笛喵的畢業演奏.雖然很想看同時間電視在轉播的小牛對活塞,可是做哥哥的怎麼可以這麼無情無義呢?於是中午就啟程前往UBC.下午2:30的演出時間,咱們早到一個多小時是為了讓鳴笛喵熱身.沒事好做的我就在附近晃啊晃的.


很驕傲的找到我做的海報


UBC裡漂亮的圖書館


說實話我不唸UBC的,所以也不知這些地方是啥


倒是勾起了不少和阿塔的回憶

演奏在2:30左右準時開始,雖然不是全場爆滿,來的卻都是鳴笛喵最好的朋友同學們.當然還有評分老師.上半場主要是以鋼琴伴奏法國號為主,看的出鳴笛喵很緊張.我也很緊張她那新買的小禮服會不會掉下來.


上半場片段

下半場則先來個法國號獨奏,接著來個管樂三重奏.鳴笛喵至此已經很明顯的放鬆了.就在三重奏,也就是最後一首曲目開始前,她在台上廢話了快五分鐘.當然聽她謝來謝去,最讓我感動的還是謝我的那一段.鳴笛喵真的長大了,已經不是當年那只會凹我買可愛卡通貼紙的小妹妹了.


管樂三重奏片段

最後演奏會圓滿結束.會後還和鳴笛喵那一票同學到某個日本餐廳小酌.許久沒講英文的我當然舌頭打結的要死,那一大杯的啤酒和還沒調過來的時差更是拖垮我的腦.晚上不到九點我就昏過去了.


就像波吉貓這樣

溫哥華的第一天

過去這兩個月我跑了上海,大阪,和溫哥華.一比之下,溫哥華的人真是超級悠閒,不管做什麼都是慢...慢...慢...的.也因此在來之前我計畫了一堆要看要做的事,現在也都懶的做了.


連波吉貓都懶的動

到的第一天,鳴笛喵下午要去學校最後彩排(因為隔天就是畢業演奏),所以我們就只在downtown晃啊晃的.雖說這兩年加拿大的經濟不錯,加幣漲到比美金還貴,但街上shopping的人並沒有特別多.倒是fashion sense這件事是增長了不少.比起八年前每個人都是一付標準加拿大人與世無爭鄉下人貌,現在街上隨處可見牽著吉娃娃的假Paris Hilton.


我看的到你但你看不到我

下午鳴笛喵去練習,我只好自己再去晃晃.走在有如"溫哥華的忠孝東路"Robson street上,感覺一切是那麼的熟悉,卻又是那麼的陌生.在我有意識的生命裡,有一半的時間是在這裡過的,這應該算是我第二個"家"的城市,卻讓我感覺些許的格格不入.那台北算是我的家囉?可是當我在那時,為什麼又沒有一種"放心的"歸屬感呢?


至少雪景還不錯看

就在這一步步的惆悵下,我走到blockbuster租了"Once","Superbad","Futurama:Bender's Big Score".回到家,在多場NBA轉播裡挑一場來看(突然覺得自己很幸福).接下來,就讓時差慢...慢...慢的催眠我吧.

2008年2月3日

我又回來了,溫哥華.

坐長途飛機並不是一件享受的事,尤其像我這樣人高馬大,小小的座位完全不符合我個人的人體工學,近十個小時的旅程,往往感覺老了15歲.

是的,我又飛來溫哥華了.睽違了近兩年,這次是為了鳴笛喵的畢業演奏來的.早一點在機場,我就是一整個的想轉頭回家睡覺.不是因為不想來參加畢業演奏,只是一想到滿滿的經濟艙,我要在裡面塞個10小時以上,還來回各一次,心情就非常非常遭.只是都已經在候機室了,能怎麼辦呢?就硬著頭皮上去吧.

我是最後幾個登機的,這是我的戰略之一.我受不了坐在那一邊看著一個個登機的人們,一邊煩惱旁邊空的位置到底有沒有人坐.這次很幸運,旁邊的位置是空的,而且我才一坐下就準備起飛了.我坐的是中間一排4個位置靠走道.左邊是空的,而再過去是一對印度老夫妻.空位置使得我可以在狹小的空間裡稍微移動,不用和陌生人有任何身體摩擦接觸.突然間這趟飛行變的很令人期待.

長途飛機的旅程是很機械化的,又有點像在養豬.空服員會決定你何時該吃,何時該睡.就算你只想睡,她們也會叫醒你該吃飯了.不過還算是親切有禮貌的飼主.重點是上機後一小時,吃了難吃的飛機餐,我就睡覺位置定位,打算來個一覺到降落.只不過睡著睡著,怎麼感覺旁邊的位置有些騷動,怎麼有人在用粗壯的腿擠我啊?

是的,旁邊的旁邊那對印度夫妻決定擴張領土.首先男的佔領我旁邊的空位,女的則索性平躺,兩隻拖了鞋的腳就掛在我膝上.本者"世界為一家"的精神我不打算抗議(還好腳也不臭),閉上眼就給他繼續睡.不知過了多久又是一陣騷動.這次我睜開眼發現女的坐起來了,倒是男的躺了下去,一樣也是腳頂著我.我實在是太累了,而且他們兩很顯然的不大會英文.我就只好假裝自己在演"大吉嶺有限公司"的繼續睡.

就這樣近十個小時裡,我被那兩位的腳和頭輪流頂(沒錯他們還會180度大迴轉).中間又被餵食一次,看了片段的"Bee Movie",終於到達目的地.等待下機時那印度先生一直看著我,似乎想說些什麼.無奈語言障礙只能下機各奔西東.我想他也只是想謝謝我這十小時提供的貼心靠腳/枕頭服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