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3日

我又回來了,溫哥華.

坐長途飛機並不是一件享受的事,尤其像我這樣人高馬大,小小的座位完全不符合我個人的人體工學,近十個小時的旅程,往往感覺老了15歲.

是的,我又飛來溫哥華了.睽違了近兩年,這次是為了鳴笛喵的畢業演奏來的.早一點在機場,我就是一整個的想轉頭回家睡覺.不是因為不想來參加畢業演奏,只是一想到滿滿的經濟艙,我要在裡面塞個10小時以上,還來回各一次,心情就非常非常遭.只是都已經在候機室了,能怎麼辦呢?就硬著頭皮上去吧.

我是最後幾個登機的,這是我的戰略之一.我受不了坐在那一邊看著一個個登機的人們,一邊煩惱旁邊空的位置到底有沒有人坐.這次很幸運,旁邊的位置是空的,而且我才一坐下就準備起飛了.我坐的是中間一排4個位置靠走道.左邊是空的,而再過去是一對印度老夫妻.空位置使得我可以在狹小的空間裡稍微移動,不用和陌生人有任何身體摩擦接觸.突然間這趟飛行變的很令人期待.

長途飛機的旅程是很機械化的,又有點像在養豬.空服員會決定你何時該吃,何時該睡.就算你只想睡,她們也會叫醒你該吃飯了.不過還算是親切有禮貌的飼主.重點是上機後一小時,吃了難吃的飛機餐,我就睡覺位置定位,打算來個一覺到降落.只不過睡著睡著,怎麼感覺旁邊的位置有些騷動,怎麼有人在用粗壯的腿擠我啊?

是的,旁邊的旁邊那對印度夫妻決定擴張領土.首先男的佔領我旁邊的空位,女的則索性平躺,兩隻拖了鞋的腳就掛在我膝上.本者"世界為一家"的精神我不打算抗議(還好腳也不臭),閉上眼就給他繼續睡.不知過了多久又是一陣騷動.這次我睜開眼發現女的坐起來了,倒是男的躺了下去,一樣也是腳頂著我.我實在是太累了,而且他們兩很顯然的不大會英文.我就只好假裝自己在演"大吉嶺有限公司"的繼續睡.

就這樣近十個小時裡,我被那兩位的腳和頭輪流頂(沒錯他們還會180度大迴轉).中間又被餵食一次,看了片段的"Bee Movie",終於到達目的地.等待下機時那印度先生一直看著我,似乎想說些什麼.無奈語言障礙只能下機各奔西東.我想他也只是想謝謝我這十小時提供的貼心靠腳/枕頭服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