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7日

溫哥華的第四天

就算我被誠品音樂寵壞好了.這兩天陸續逛了些以前最愛去的唱片行,尤其是那家叫A&B Sound的.不管去哪家,走出來的瞬間我的心情總是壞透了.什麼時候溫哥華的唱片行變的那麼"大批發"啊?尤其是那家叫A&B Sound的.店員年紀都超大,而且一臉就是家計不夠來兼差.本來放滿兩層的音樂現在全被塞在一樓,密密麻麻的.是怎樣?要倒了嗎?

以前阿塔最怕和我去A&B Sound.雖然是小小的兩層,卻塞滿了各式各樣的音樂,而且價格總是全溫哥華最便宜的.最吸引我的是這家店的氣氛.撇開旁邊賣家電看起來都很奸詐的sales,管音樂的這些人都長的很有個性,感覺十個裡面大概有九個在玩band.如果跟他們聊起音樂,那就更high了.也許我就是愛當假文藝青年吧,但我寧願在那樣的環境裡買CD,也不要像現在這樣.


氣到我去吃"Ebi Ten"

這次來溫哥華好像就是一直在complain,不知是不是我在台灣住久了,反而有點不適應這裡.或是說我對這裡太熟悉了,熟悉到能驚覺她逐漸陌生的那一面.


新公寓會不會蓋太多啦

這次也很衰的是,本來早早調查計畫要看的表演,球賽都看不到了.離溫哥華只有兩個多小時車程的西雅圖,有一支NBA球隊叫"西雅圖超音速".自從"溫哥華灰熊"搬遷到Memphis後,西雅圖是最方便可以看NBA的所在.我本來也這樣打算.只是好死不死這段時間球隊都在打客場,沒得看就是沒得看.好吧,那我就退而求其次的去看從沒看過的NHL冰上曲棍球吧,剛好溫哥華就有一隊.哈,票全賣完,真是好運.沒關係,至少8號有DJ Shadow和Cut Chemist的表演.哇塞的,竟然給我延到11號,我要搭飛機回家的那天.


本來可以在這裡看表演說...

所以這趟除了鳴笛喵的畢業演奏是高點,剩下的只有黯淡了.


讓我悄悄地走,不帶走一片貓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