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17日

官能閉鎖



3月16日,天氣不是很晴.我沿著忠孝東路,轉進敦化南路,在安和路口稍事休息.接著往回走向仁愛路,最後走到車旁.沿途裡我聽著iPod,封閉我的耳朵.如果有什麼能封閉我的眼睛就好了.

我生在台灣,在台灣學會怎麼愛人,學會懂事的道理.高中畢業出國近八年,開闊了自己的心和學問,最後還是決定回台灣這個我最熟悉的地方繼續生活下去.只是好像一切都變了.是我太天真了嗎?怎麼連一些最簡單的道理都變得難以敘述?有時候我好灰心,又好無力.我想是不是"民主"和"愛台灣"這兩個名詞,動詞還是形容詞模糊不清的語句,把大家都壓得太沈重了?

我想也許有一天,十年後的今天,我那在溫哥華出生的女兒會說:"爸,你怎麼都不回你的老家看看?"我會說:"因為那裡的人都太愛台灣了,愛到沒有我容身之處."我那女兒會用疑惑的表情回說:"But Dad, that doesn't make any sense."

我會輕摸她的頭,淡淡的說:"I know, honey...I k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