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12日

贏了面子,也輸了面子.

今天晚上咱們台灣黑熊果然不需種任何尤加利樹也把無尾熊打的落花流水.看來去北京打奧運應該是沒問題了.眼睛看比賽看的很精采,但耳朵一整晚就是在活受罪.是只有我這樣覺得嗎?聽那轉播員講九局的話我差點氣的心臟病發.他不是應該是個體育記者嗎,那記者該有的素養水準到底在哪?他那說話,應該說嘶吼的內容是一點內容也沒有.一起轉播擔任球評的那位說話至少中規中矩,且真正的對場上的動態作了很專業的分析.但那鬼吼的轉播員都在說甚麼呢?

(以下是他某一局回現場時他的開場白)"根據路邊社的傳來的最新消息,木柵動物園裡的無尾熊和袋鼠手上都抱著一顆顆的蛋,為甚麼呢?因為澳洲隊到現在得分還是掛蛋!哈哈哈哈!"

我真的笑不出來ㄟ,我這是在看一場十分緊張,關係到我們打奧運與否的比賽?還是在看工地秀啊.被他旁邊的球評吐說很冷的笑話後,他還不死心.又說了這句.

(大概意思)"今天場邊大家都做了很多很有創意的標語,希望澳洲隊輸球.球迷其實大可放心,因為大家都忘了一點,澳洲最多的就是袋鼠,他們一定沒想到中國人的習俗是今年鼠年犯太歲啊!他們一定沒幫那些袋鼠安太歲啊!哈哈哈哈!"

我感覺那球評到最後兩局都不想理他了.他那袋鼠犯太歲的笑點之後大概又用了一,兩次.後來這傢伙連"亂我兄弟者,必殺之."這樣的話都出來了,就只是因為剛剛跑壘的是兄弟象隊的彭政閩.我要說的是,要譁眾取寵爭收視率,對對方球隊的最起碼的尊重至少是基本該做的吧.就因為真正的澳洲人好像不會聽,或聽不懂今晚的轉播,而一直開這種無聊且沒有意義的笑話.最終傷到的也是我這種一般觀眾對該電視台的依賴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