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16日

多年前在周董的帶領下,台灣社會開始了一陣"將屌這個字由名詞轉化為形容詞"的文藝復興,不少有抱負有理想的青年學子,男女老少自此將"屌"這個字掛在嘴邊.偏偏我這個人就是有個毛病,越流行的東西我越不想碰,所以一直到今天我從未說過一次"屌".

倒也不是說我自命清高覺得生殖器有甚麼羞不見人之處,只覺得很多老詞兒不應該就此被忘掉.像是"哇!超讚的啊!"或是"他那球進的可帥的勒!"

真的嗎?我有那麼俗氣嗎?

總之勒,今天我終於脫口而出人生中第一個"屌"字,完整的原句是這樣的:"是怎樣?現在會賭博的就是比較屌就對了?"話一出口,我自己也有點小小嚇到,像是潛意識裡我想講這個字好久了,就在那十分之一秒內潛意識決定對大腦政變,然後就說出口了.

不過還有幾個流行字我還是沒用過,and I intend to keep it that way."殺","瞎","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