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13日

我有時候叫她塔裡班

大概去年開始吧,在芬芬導演的介紹下,我每個週末會去上易導的電影課.他這個人特別細心,從電影還在蠻荒時期開始介紹,這樣一段段時期變化的,一部部的放給我們看.而且每次看完他還會花時間準備講義,將這天看的影片從裡到外的介紹一遍.

正因如此,每個週末上課前我都會到教室附近的微風逛逛,吃個東西,買杯咖啡.微風廣場這個地方喔,說好逛也不是那麼好逛,說不好逛我卻也常在那裡晃.最主要是因為阿塔之前上班的地方也在附近,她又有微風卡,所以我們倆常晚上就在那美食街吃個東西,買杯咖啡,然後停車不用錢.全盛時期我們大概一個禮拜會有三,四天在那出現吧.

客家一姐前陣子問我:"阿塔不在,你會不會很無聊啊?"我說:"不會啊."她說:"不會,那你那篇說會想她的blog是寫假的喔?"我說:"那不一樣啊,我的生活又不是只圍著她打轉."

但我當下沒說的是,"只是她不在,我的心缺了好大一塊."

這個週末我又照例去微風報到,吃個東西,買杯咖啡.只是慣例的動作,心裡卻是很空虛.說也好笑,她也不過是去玩幾個月,也不是說我們就這樣分手了.只是走著走著,我還是不禁想到我們之前在這裡講了什麼,之前在那裡又吃了什麼.整個人就覺得很失落.

i guess i really missed you.



happy birthday, my swee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