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28日

Where The Wild Things Are


前兩天我常去看的一些部落格都在討論這部新電影,"Where The Wild Things Are".基本上這是一部改編自兒童畫冊的電影,但我不是在美國長大,完全沒看過這本畫冊,倒是裡面的一些怪物好像看過.重點是我去查這部電影的資料,套句小梁哥的口頭禪,"不得了啦!".

導演是我很愛的Spike Jonze,編劇是我很愛的Dave Eggers,連預告的配樂都是我很愛的Arcade Fire.超high的啊.這部電影用了很多新型態的動畫,裡面飾演怪物的也都是非常不錯的演員,包括The Sopranos裡面的那位大哥.但我認真的懷疑這樣文化背景有點遙遠的片會在台灣上嗎?希望會囉,感覺這樣的片要看大螢幕才過癮.來看預告吧.

2009年3月27日

Plurk me...

最近不知為何開始流行Twitter之類的新blogging形態.簡單的說,這種新服務算是簡易版的部落格,通常一次只讓你po最多140字左右,所以你只能短短的留下類似"我現在正要出去洗我的髒衣服"的話語.有點像全世界都可以看到的留言版,對你有興趣的人就可以隨時掌握你的行蹤.

正因為這樣,我覺得這個流行有夠無聊.誰會想看我24小時的不停更新自己的動態啊?"我現在在看男女糾察隊","我家涼貓剛剛咬了我一口","皮爸爸幫我買了兩個漢堡,兩份鍋貼,一杯奶茶當早餐".這樣的資訊真的有這麼重要嗎?

直到今天早上我去逛爵士羊的blog,發現她裝了個類似Twitter的服務叫Plurk.同樣也是少少字數的留言,但她留的都是一些她當時的想法.這讓我想起我常常走一走腦子裡會蹦出一些東西想跟大家分享,但我又不能來個一句話po一篇.所以在左邊往下拉,你會發現我也去裝了Plurk,我稱它為"沒事愛發牢騷".就這樣,解釋完畢.

2009年3月21日

有眼不識芸

所以DJ Penny前幾天碰到了許如芸,但她非常的丟臉的和人家大明星有以下對話.


Penny:"有沒有人跟你說過你長得像許如芸啊?"

許如芸:"有啊."

Penny:"對齁,我真的覺得你超像."

許如芸:"是啊,我就是."

Penny:"喔,這樣喔."


但DJ Penny自始至終都不相信眼前的就是許如芸,直到回家後朋友寄來的email才證實她非常愚蠢的以為許如芸只是個長得像許如芸的人假裝自己是許如芸.

2009年3月20日

比賽開始



"比賽開始"是皮爸爸去年在花蓮待了半年以上的辛苦結晶,故事在講那50年代美好的少棒青年,搭著美好的花蓮風景,呈現的是一部超美好的戲.3月20日起,每週五晚上10:00請鎖定台視,3月28日起,每週六晚上10:30請鎖定三立都會台,"比賽開始"

p.s 皮博士除了有做裡面的音樂外,還客串了一個叫"小麥學長"的人.什麼時候會出現?不告訴你!哇哈哈哈!

2009年3月18日

南庄探班

今天和娟姐,玉榮,和編劇一起去苗栗南庄探皮爸爸的班.中途執行帶我們去看阿寶姐演的角色的主場景,是間破破爛爛的磚屋,煙囪還會掉下來砸到攝影助理.


























2009年3月17日

word

ima be true to myself everyday.

if i'm sad, i'm sad.
if i'm mad, i'm mad.

living this life with regrets,
that's ok.

if i got replaced, i got replaced.

ima stay true to myself everyday.

2009年3月16日

最長的一戰

雖然是幾天前的新聞了,現在看還是覺得不可思議.雪城大學大戰康乃狄克大學,兩方總共打了六次延長賽才分出勝負,最後比賽花了四個多小時.要是是我和DJ不來恩在場上,我們應該第二個延長賽就猝死.

2009年3月15日

i wanna be like them roth boys!


他是Asher Roth,很多樂評說他是Eminem的接班人,我倒是不這麼覺得.是啦,他們的聲音是很像,他們也很喜歡動不動就女生胸部,屁股啊講一堆的,而且是啦,他們都是白人.但我覺得Asher Roth有趣多了,至少他不是唸我最受不了的gansta rap.Plus, dude dropped a lotta NBA references.

他最近堆出了一首新單曲,算是爲即將上市的新專輯暖身吧.但我去下載了他之前的Green House Effect Mixtape,超讚的啊.推推推.

Asher Roth-"Roth Boys"

2009年3月13日

UNCLE SKELETON



<a href="http://uncleskeleton.bandcamp.com/album/pancho-chumley">Renfro by Uncle Skeleton</a>

所以Yewknee最近推出了他自己廠牌下的第一張專輯,是個叫"Uncle Skeleton"的傢伙.你如果跟我一樣覺得好聽,可以選擇免費下載或是訂實體cd.重點是請幫他多多宣傳.

2009年3月12日

2009年3月10日

這讓我想到star trek: voyager的某一集

以前我和萬亞娛樂邱老闆最愛看一個叫star trek: voyager的影集.講白了點就是外星人和地球人鬥智鬥勇的白癡好看劇.內容在說一艘星際聯盟的太空船因緣際會下在太空迷路,於是他們一行人得在未知的領域裡和新的種族交手,並找到回家的路.印象中有一集在說船員們有天突然陸續生病,而且每個人的症狀都不同,船上的醫生卻怎麼樣也找不出病因及傳染源.搞了半天原來是有一群會隱形的外星人悄悄的登上voyager,把船上的每個人當白老鼠做起了奇怪的醫學實驗.昨晚,我覺得那群外星人也跑到地球了.

昨晚我一如往常,下了課搭著計程車直奔台南高鐵站.下了車,買了票,我走進7-11,撈了幾塊關東煮,結帳,出門.一切是那麼的簡潔有力.卻在離直通月台的電扶梯約五步前,突然一陣超刺痛從我尾椎右方,直衝我的大腦.剎那,我無法再踏出一步.我的腰就這麼閃到了.短短兩分鐘到月台的路程,我是那麼的舉步為艱,右手還拿著車票,左手捧著關東煮.近兩小時的車程,我怎麼樣都喬不到不會痛的位置,更別提原來在計畫中的閉目養神.到了台北站,本已傷痛的腰更因久坐而僵直,站起來那瞬間的痛似乎是我這輩子的總和.皮爸爸打給我,說他剛好在附近,可以來接.右手扶著顫抖的腰,左手顫抖地握著手機說:"我閃到腰,走得像個老人,所以你要等我一下."

20分鐘後終於回到家,我像魔戒裡的咕嚕那樣用很醜的姿勢爬下車,又像咕嚕那樣駝著背很醜的爬回房間.到此我已精疲力盡,再搞下去我真的要變成咕嚕了.於是我刷了牙,洗了臉,摘了隱形眼鏡.這三個動作我都是跪在洗臉盆前做的.因為我太高,洗臉盆太低,我的腰彎不下去.

半夜,不知幾點,驚醒,因為尿急.想個辦法起來吧.我試著往左翻,還沒轉個十度就痛到流淚.好吧,那就往右翻吧,是沒那麼痛,可是翻到一半就沒力,最後落的一個半趴半臥的尷尬姿勢.親切的涼貓也許怕我這段旅程沒有餘興節目,決定在我身上跳來跳去,咬來咬去.於是我耐著腰上的疼痛,和不知何時而來的攻擊,決定結束這一切.咬著牙,含著眼淚,我硬是把最後的20度翻完.這時我是整個趴在床上.我用雙手雙膝緩緩撐起自己,右腳慢慢地放下床,痛痛痛!左腳慢慢地放下床,痛痛痛!再緩緩地將身體舉起,站直,真他媽的痛啊!非常不穩的站了兩分鐘,等疼痛漸漸散去,這才一步步的走進廁所,尿了泡人生最痛快的尿.

第二天早上,又是個惡夢的開始.

2009年3月8日

輸球是什麼?可以吃嗎?


就這麼巧,昨晚和皮爸爸還在看一部關於台灣棒球的紀錄片,裡面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那一段"至1997年台灣退出少棒聯盟前,我們連續在國際比賽中拿了17年的三冠王(少棒,青少棒,青棒)".然後就這麼巧,同一天的上午,我們的國家代表隊再度輸給中國大陸,成為經典賽第一支被淘汰的隊伍.

今天一打開msn,就看到一位朋友的暱稱是"也有網友形容對中華隊的感覺,就像是一次次抓到對方偷吃,卻一次又一次選擇原諒他".是啊?到底怎麼了?不管是棒球,籃球,或其他什麼球的,爲什麼這幾年總是一次次的讓我們失望呢?

我個人打從三商虎解散後就再也沒有認真的看過棒球,SBL剛開始的一兩年我倒是還滿注意的.一方面我愛上籃球,另一方面總覺得台灣沒有個籃球聯盟怪怪的.還記得多年前有個籃球聯盟叫CBL嗎?slogan是"酷斃啦!".印象中那時的比賽還滿好看的,籃球博士鄭志龍,雷克斯等人都正值巔峰,還有個叫泰勒的白人沒人守的住他.不過沒幾季CBL就倒了,爲什麼我忘了,大概也跟行銷票房脫不了關係.

多年後SBL成立,雖是半職業,但一些新生代的球星讓許多籃球迷,尤其是女性球迷為之瘋狂.記得當時我還跟阿塔說我一定要去買票看,支持這好不容易才成立的聯盟.是的,當時我心裡燃燒著"台灣籃球不能亡"的決心.可是才沒幾年我的火就被熄滅.

我不是籃球員,也沒有和籃球圈有任何接觸,所以我也不能很果斷的說出問題在哪.只是就一個球迷來看比賽的水準,多年來並沒有什麼提升.永遠就是看到不停的外線出手,和守不住的洋將.我還看到在國內宛如偶像的球星,一出國比賽卻老是不堪一擊.最重要的是聯盟內部總是給人一團亂的感覺.

我並不是要否定整個SBL,我知道很多人是很努力經營這得來不易的園地,好比黑人.只是我在想是不是整個聯盟,甚至整個國家體制都太保守了.與其在家被保護好好地,我們是不是該多往外面的世界發展?與其非常短視的讓好球員越級比賽,我們是不是該著手長期發展,建立完整的分級制度,兼顧球員生涯發展?爲什麼我總是在大學聯賽裡看到打了好多年的SBL球員?

然後就要回到棒球,我對棒球聯盟的運作更是不懂.只是過去的光榮記憶猶存,03年亞錦賽高志綱的那支再見安打,那時眼淚憋也憋不住的感動還在心裡.但就算這樣,感動的心也是有保存期限的.

2009年3月4日

比真理教再瘋一點

深受X檔案和CSI影響的我對於宗教這件事一直採取寧可信其有的態度.但有個底限是怎麼樣都不能被破壞的,就是你可以信任何的教我都尊重,可是千萬千萬不要來跟我傳教拉我入會.最常碰到的就是那種外國人穿白襯衫,總是騎著腳踏車的教友問我有沒有興趣參加他們的一些聚會或啥的.有一次我還發神經,人家明明用國語問我:"(外國腔)你要去哪裡?"我卻給它來個英文回答:"I'm just going home."然後我就挑起那位阿豆仔的興趣了,整個就是不想聽卻又不想沒禮貌拒絕他的痛苦.

但是昨天去上課,有個同學問我能不能給他Radiohead的所有音樂,我聽完熱血澎湃的像個傳教士.認識我的都知道我是Radiohead死忠粉絲,在我身邊的人都會直接或非直接的聽過至少20首他們的歌.(最棒的還是阿塔,已經被我訓練到聽前奏兩小節就知道是什麼歌.)一講到Radiohead我真的就變成個傳教士,恨不得每個人都被我感召,加入收音機頭教.因此當那同學問起,我只花了0.2秒就答應.

只是我不想單純的就把每一張燒給他,應該說借他試聽.我希望他在聽之餘能了解每首歌背後的意義和歷史.只是這樣大概要花個兩天吧.好吧那位吳同學,請到這邊看我之前寫的Radiohead簡史,看完你才能得到那些經典,而且拿到後你要一手拿著cd,一手高舉的說:"我把我的生命都獻給Radiohead!"才行.

Radiohead-"We Suck Young Bloo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