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10日

這讓我想到star trek: voyager的某一集

以前我和萬亞娛樂邱老闆最愛看一個叫star trek: voyager的影集.講白了點就是外星人和地球人鬥智鬥勇的白癡好看劇.內容在說一艘星際聯盟的太空船因緣際會下在太空迷路,於是他們一行人得在未知的領域裡和新的種族交手,並找到回家的路.印象中有一集在說船員們有天突然陸續生病,而且每個人的症狀都不同,船上的醫生卻怎麼樣也找不出病因及傳染源.搞了半天原來是有一群會隱形的外星人悄悄的登上voyager,把船上的每個人當白老鼠做起了奇怪的醫學實驗.昨晚,我覺得那群外星人也跑到地球了.

昨晚我一如往常,下了課搭著計程車直奔台南高鐵站.下了車,買了票,我走進7-11,撈了幾塊關東煮,結帳,出門.一切是那麼的簡潔有力.卻在離直通月台的電扶梯約五步前,突然一陣超刺痛從我尾椎右方,直衝我的大腦.剎那,我無法再踏出一步.我的腰就這麼閃到了.短短兩分鐘到月台的路程,我是那麼的舉步為艱,右手還拿著車票,左手捧著關東煮.近兩小時的車程,我怎麼樣都喬不到不會痛的位置,更別提原來在計畫中的閉目養神.到了台北站,本已傷痛的腰更因久坐而僵直,站起來那瞬間的痛似乎是我這輩子的總和.皮爸爸打給我,說他剛好在附近,可以來接.右手扶著顫抖的腰,左手顫抖地握著手機說:"我閃到腰,走得像個老人,所以你要等我一下."

20分鐘後終於回到家,我像魔戒裡的咕嚕那樣用很醜的姿勢爬下車,又像咕嚕那樣駝著背很醜的爬回房間.到此我已精疲力盡,再搞下去我真的要變成咕嚕了.於是我刷了牙,洗了臉,摘了隱形眼鏡.這三個動作我都是跪在洗臉盆前做的.因為我太高,洗臉盆太低,我的腰彎不下去.

半夜,不知幾點,驚醒,因為尿急.想個辦法起來吧.我試著往左翻,還沒轉個十度就痛到流淚.好吧,那就往右翻吧,是沒那麼痛,可是翻到一半就沒力,最後落的一個半趴半臥的尷尬姿勢.親切的涼貓也許怕我這段旅程沒有餘興節目,決定在我身上跳來跳去,咬來咬去.於是我耐著腰上的疼痛,和不知何時而來的攻擊,決定結束這一切.咬著牙,含著眼淚,我硬是把最後的20度翻完.這時我是整個趴在床上.我用雙手雙膝緩緩撐起自己,右腳慢慢地放下床,痛痛痛!左腳慢慢地放下床,痛痛痛!再緩緩地將身體舉起,站直,真他媽的痛啊!非常不穩的站了兩分鐘,等疼痛漸漸散去,這才一步步的走進廁所,尿了泡人生最痛快的尿.

第二天早上,又是個惡夢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