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15日

不閃亮的內心戲

拍十里桂花香時,我最怕的就是碰到內心戲,就是那種用臉演出台詞的戲,例如:紀華抬頭看著鼎泰豐的招牌,心中充滿了喜悅,卻又不自主的開始擔心起未來.簡單的一句話看起來好像只要做三個動作,抬頭->笑->憂心,在真正表演時卻要做到層次分明而又情感充足.所以應該的做法是,不經意的抬頭->看到招牌,想著生意越來越好,總算不愧對打下江山的父母->又擔心好景不常,自己執意的方向到底是對還不對,對於未來還真是一點把握也沒有.

就算知道了方法,實際要做還真是困難.尤其當一個特寫鏡頭,全工作人員都盯著你看時,你還得假裝活在這個角色的世界裡.你的眼神,你的呼吸,甚至嘴角微微一動,都有可能傳達錯誤的情緒給螢幕另一邊的觀眾.每個導演都說相由心生,你頭腦想著,你的臉自然會做出自然表情.我只能說一點都沒有那麼簡單.

突然講到這些是因為我今天的戲份裡台詞只有一句,但是所謂的內心戲卻是多到不行.內心戲多就算了,很多關於情緒的敘述看起來都差不多,但前因後果的不同,卻不能一直做相同的表情.例如:

鎮宇聽到五千塊,有所反應.
陣宇聞言心中一動,看向品章.

乍看之下這兩句都是要做驚訝的表情,不過看了前因後果,知道第一句還要加上恍然大悟,而第二句則要加上難過及感同身受.整個就是超複雜的啊.還有那種轉折型的情緒更是讓我傷透腦筋,例如:

鎮宇聽到提起大富,見貴美反應,情緒複雜的看向貴美,想要同情,但還是作罷,冷眼旁觀.

回家的路上我想著導演不只一次的叫我不要太ㄍㄧㄥ,不要太ㄍㄧㄥ,我一直想不透為什麼,因為在現場的我並沒有緊張之類的.除了習慣性的慢熟外,我能想到的就是我花太多時間在煩惱該怎麼演,還有那惱人的機車更是分散我的思緒.(這部戲裡我要騎個打檔車,本人兩個月前才剛學會騎小綿羊.)我想今天講了半天就是要告訴自己, just chill and enjoy yoursel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