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7日

他散發出一種我很羨慕的酷

要說到我對他付出的感情,可說是比我對阿塔付出的複雜三萬倍.起初,我對他只是有種同樣來自加拿大老鄉的親切感,別的倒也沒啥特別感覺.他不高,技術又普通,當時還真看不出有什麼可取之處.

後來某一年,他加入小牛隊,在那裡他找到了人生的摯友,也是我的偶像.從此他們倆像海綿寶寶和派大星一樣整天瞎混,要嘛一起喝醉,要嘛一起唱怪歌,要嘛就是帶領小牛隊越來越強.

只是好景不常,又是某一年他突然決定轉到太陽隊.我恨透他了,他也恨透了小牛隊老闆.就憑著這股恨,他努力鞭策自己,就連跑步時臀部差0.5公分的起步角度他也要像個偏執狂的修正.於是,辛苦有了代價,他連拿兩屆NBA最有價值球員,而且讓太陽隊變成全世界最好看的一支球隊.我無法一直恨下去.

他變得越來越時髦,沒事跟Jessica Alba之類的人混在一起.整個人也開始有趣了起來.他做公益,拍搞笑廣告,沒事踩著滑板在曼哈頓的街頭出沒,沒事跟不認識的人踢街頭足球.他變成一個非常酷的人,我真的好想找他一起hangout喝個小酒或什麼的.

然後,幾個禮拜前他跑到大陸做活動,應該是一時手癢卻又怕被認出,他決定來個變裝打街頭小球.但他是steve nash,就算遠在中國還是一堆人認識他.而且這種打扮你叫人不想認也不行.

i 服了 you, steve n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