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14日

鳴笛喵

我親愛的妹妹鳴笛喵,我今天差點不認得你.是啊,你明明人在澳門,但我說的是在我讀完你寫的這篇同時,我無法認出那字裡行間是不是你的口吻.我想我真的忘了你已經24歲,一個人獨立在溫哥華生活了五年多.在我心裡你永遠是那神經大條的妹妹;永遠走路走一走會撞到你身邊的人;永遠嘻嘻哈哈不知在大笑什麼;永遠看著一行簡單的字也可以唸錯,例如皮博士你可能會說皮士博.

我離開溫哥華回到台北後,收到一封你的email.信上提到那天早上你在公寓樓下和往常一樣的跟我說再見,可一轉身,你的眼淚止不住的流下來.我兄兼父職的跟你生活這麼多年,但從那天早上開始,你就得一個人,家人對你來說只剩總是聽起來遙遠的電話聲.只是你是堅強的,你認真的讀完大學,然後碩士;你拓展自己的生活圈,也讓自己的音樂之路更廣闊;你開始對藝術有興趣,雖然拍照這件事有些三分鐘熱度,但誰不是這樣呢?最重要的是你讓自己成長,不論是有形或無形的,你讓自己在這一兩年東奔西跑的時間裡見識到這個世界有多廣.於是,你的思緒變得透明,你的情感變得敏銳.這些你自己知道嗎?

我今天真的嚇到了,這也得怪我,總是把你當成那個只會跟我要貼紙的妹妹.不知為何我現在有一種類似女兒要出嫁的心情想跟你說,你真的長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