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22日

如果你今天真的很無聊的話...



請看Radiohead去年在日本的演唱實況.超過一小時的內容,就當我送給你的聖誕禮物吧.

2009年12月19日

2009年12月17日

朱利安 卡薩布蘭卡

還記得我在台南買的"朱利安 卡薩布蘭卡"的專輯嗎?先不談音樂如何,光是他的CD設計就先把我嚇了一跳.近幾年外國人流行中國風是眾所皆知的事,不過所謂"流行"和"盲從"往往只有一線之隔,這類似八卦照妖鏡的設計我想把它歸類在盲從.再回到音樂本身吧,首先朱利安這張個人專輯非常的酷,只有八首歌.最近也才剛買的友坂理惠也只有八首歌.就我個人來說,我覺得一張專輯賣到快400元,至少也該放個十二首吧.我的"獅子,坐!"就收錄十二首,雖然有兩首是演奏曲,但心意重要.

也許覺得過意不去吧,雖然只有八首歌,但每首長度都在五分鐘左右.曲風本身可以總結為"80年代電音復古搖滾",基本上就把它想成如果"The Strokes"在很俗氣的80年代出道聽起來會是什麼樣子?就是那個樣子!雖然我的朋友高導非常瞧不起這張專輯,不過剛開始聽一,兩次,我倒覺得滿新鮮的.雖稱不上什麼經典專輯,至少能讓聽的人心情輕鬆愉快.但問題來了,反覆聽個四次後開始有些煩躁感,正因為每首歌的長度都在五分鐘左右,往往同樣的副歌會惱人的出現三四遍,或是一些莫名其妙的間奏加入給人一種在湊時間的反感.我是覺得如果每首歌能縮短個一分半,然後再加個三首歌,應該會是今年數一數二的專輯.

不過同樣是樂團主唱單飛,Interpol主唱最近化名為"Julian Plenti"所推出的作品,相較之下就還滿了無新意的.基本上專輯裡的每一首歌放在Interpol的專輯裡也不會怪.通常樂團中有人出單飛專輯,是要發展自己不同面向的音樂喜好.但"朱利安 普蘭提"先生,你讓我失望了.

2009年12月11日

下巴掉滿地電視時刻名人堂

最近在瘋狂的看一本關於籃球的書,所以這陣子也許常常會放跟NBA有關的東西.今天看到的篇幅講到著名的奧本山亂鬥事件,作者說當時有幸看到球員們在電視上live的打了起來,使得這整件事成為他生命中"不可抹滅下巴掉滿地的電視時刻之一".他說,要符合"下巴掉滿地電視時刻名人堂"的條件有下列:

1. 你是否記得當時是在哪裡看的?
2. 你當時是否覺得這將是歷史上的大事?
3. 如果當時有人要轉台你是不是會把他掐死?
4. 你是否邊看邊覺得頭開始痛,胃也開始怪怪的?
5. 你是否整整看了四個多小時的相關報導?
6. 你是否邊看邊唸著"I can't believe this!"?

看完這些條件,我開始思考我的人生中有哪些這樣的電視時刻,想了一晚上,符合所有條件的只有兩個:


奧本山亂鬥事件
我永遠記得我是一早還沒醒的送皮媽媽去機場,才一進門,打開電視,就看到Artest衝上觀眾席打球迷.真的是一分一秒都沒差喔,電視一亮,他就衝上去了.我記得當時突然覺得自己是不是誤闖了什麼神祕空間,明明這看起來是NBA球賽啊,也明明是我熟悉的球員啊,怎麼會打得像是在看WWE呢?我突然懷疑自己是在做夢,還是夢到在做夢,你知道,就是一整個不懂現在是什麼情況?

我看NBA少說也有16年以上,球員會打架也不是一次,兩次.但我從沒看過打得這麼激烈,最後連球迷都攪和在一起.我真的就是嘴巴開開,坐在客廳一直看一直看.今天都過五年了,我再看這段影片心臟還是跳的兇...


911
記得那天我早上沒課,睡夢中聽到當時還在唸高中的鳴笛喵在客廳鬼叫鬼叫的,我帶著一身的下床氣準備飆她,只是電視上的畫面讓我瞬間下巴掉滿地.我從沒去過世貿大樓都在冒煙,而且是很大的煙.當時又是一個不知現在是什麼情況的情況,鳴笛喵跟我解釋,阿塔也急忙打來通知,就在我們還在撿下巴時,大樓開始崩塌.鏡頭切換到街頭不可置信的人們,那一瞬間四起的尖叫,遠方像海嘯那樣直撲而來的塵土.然後我們就什麼都看不到了.幾分鐘過後,塵暴漸漸散去,攝影師努力抹去覆在鏡頭上一層厚重的灰.所有人真的都是灰頭土臉,很多人身上還淌著深紅色的血.

那天下午在錄音室,沒有人有心情上課.我們圍著一圈坐著,開始試著去了解到底發生什麼事?為什麼這世界上會有一群人恨另一群人恨到這種程度.我們輪流發言,每個人說得都好像有道理卻又不大確定自己在說什麼.輪到我,頓了一下,我說,"I have no words."

2009年12月8日

今晚閒到可以打這麼多字

也不是第一次到台南,舉凡台南的名產,特產,海產該吃該嚐的也都去過了.所以這次來台南住那麼多天,除了白天要幫同學拍戲外,晚上還真不知要做什麼,尤其住慣台北的我一時間還真不習慣台南的步調.我倒不是在批評哪裡好或不好,只是生活環境的不同有時會讓一個人處於莫名的興奮/恐慌.就拿剛到的第一天中午,計程車帶著我走在連結台南市的一條大馬路上.毫無預警的我們突然被左右兩旁一大片的墳墓包圍,整整快五分鐘,轉了好幾個彎,眼前所及的還是大小方向參差不齊的墓.

我已經好久沒被墳墓包圍了,自從國二的那個夏天被爺爺每天凌晨四點叫起爬墳墓山後,再也沒有過.那個時候爺爺會杵著拐杖,領著我爬上社區後山,沿途他會碰到其他的老爺爺,零零星星的聊起抗戰報國之類的事.沿途上我也會看著墓碑上一張張的照片,雖然知道是個大禁忌,我還是不能控制自己的在心裡唸出每個往生者的名字.這個習慣我到今天還是改不了.每天走到一個地方,應該說某堆墳墓裡,爺爺和其他的爺爺就會坐下來,就像相聲裡那樣開始討論大陸到底是怎麼丟的.毫無興趣的我就只會做一件事,就是選一個墳墓屋頂,拿著爺爺的拐杖,開始幻想自己是中華職棒的強打.我現在很希望當時被我踩過的先人們能原諒一個愛做夢的小孩.

該講回台南了,第一個晚上還算好過,閃亮的完結篇再加上校園四賤客和男女糾察隊跳著看,基本上就快12點.倒是今晚早早收工,我卻完全不知要幹嗎.想去看個電影嘛,卻又覺得一個人看很孤單.想去逛街嘛,卻覺得一個人逛很無聊.最後我選擇做兩件我和阿塔常做的事,再度假裝自己在某個氛圍裡.一是我跑去吃爭鮮,很奇怪耶,台南火車站前的爭鮮怎麼有這麼多外國人?而且看起來都是來自東歐之類的人.是因為來教英文嗎?還是台南和東歐有什麼合作案?東歐人為什麼那麼喜歡爭鮮呢?二是我跑去旁邊的大眾唱片,買了三張專輯.

色戒電影原聲帶-從第一次看預告我就超愛它的音樂,但萬亞娛樂邱老闆卻總是一副不屑的覺得沒什麼.對他的音樂素養有崇高敬意的我只好摸摸鼻子,喜歡在心裡.但2009年的我該長大了,不能一直崇拜邱老闆,非買不可.

Julian Casablancas-這位The Strokes的主唱發第一張單飛專輯,我個人一直非常欣賞他的造型風格,特別是他的名字就連翻成中文也是浪漫到不行."朱利安 卡薩布蘭卡",天啊,非買不可.

Kraftwerk-最近幾個月每次逛唱片行,我總在心裡嘀咕著好久沒聽電子樂,今晚一看到這張重發的經典專輯"Tour De France",不只歌讚,又是電子樂的始祖團,重點是封面我超愛.非買不可.

以上告訴大家,當一個人要買東西時,他是什麼理由都編的出來.好了,我要認真去看"美女或野獸"了.怎麼什麼時候看都還是這麼好看啊???

2009年12月7日

bye bye 閃亮


我現在一個人在台南,坐在這間沒有窗戶的小房間裡.幾個小時前廖琳達才打來找我一起吃飯,再過半個小時,就是"閃亮的日子"最後一集.要說感言,我還真不知從何說起.還記得殺青的那一天君竹問我"你會不會捨不得啊?",我想了一下,說我還真的沒什麼感覺.算算殺青也快一個禮拜,這期間當然也繼續和閃亮的演員,工作人員保持連絡.但直到今晚,我一個人走在台南新光三越前的那條小巷子,我才發現我並不是捨不得,而是我的心好像空了一塊.這是一種看似簡單卻複雜情緒的感覺.

這半年來的相處,讓我認識了:

直率可愛又勇敢承擔一切的白白,細心呵護帶我走進角色的君竹,心地善良也是大家開心果的廖琳達,只要對我微笑就會讓我心疼的小豫兒,對表演認真投入程度令我佩服的運慶,總是在現場唱好聽的歌又變超瘦的伯恩,隨時都掛著大笑容的承恩,大家的老前輩郝哥,沒什麼心眼常無俚頭的怡寶,喜歡默默坐在旁邊和大家一起嘻嘻哈哈的雨宣,很多時候會忘了他才18歲的王大陸,第二次一起演戲一起殺青的若亞,還有完全沒對到戲但大家都喜歡學他講話的靖婕.

當然我更幸運的有喬治哥,那哥,琄姐,佩甄姐,琇琴姐,很有耐心的帶著我,開導我,走過不開心的日子.還有大家都叫他豹哥的導演,我真想再演一次他導的戲.偉忠哥和慧玲姐願意用我這個新人我真不知該如何感謝.當然最辛苦的工作人員,沒有他們,日子根本閃亮不起來.

我現在坐在這間沒有窗戶的房間裡,一邊打著字,一邊看著方家一家吃大桌飯.在我記憶裡好像才昨天發生的事.我想我不會忘記這麼多個月來大家沒戲下象棋,有戲拼命拍,沒事把玻璃貼的亂七八糟的時光.這才是專屬於你的,我的,閃亮的日子.

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