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8日

今晚閒到可以打這麼多字

也不是第一次到台南,舉凡台南的名產,特產,海產該吃該嚐的也都去過了.所以這次來台南住那麼多天,除了白天要幫同學拍戲外,晚上還真不知要做什麼,尤其住慣台北的我一時間還真不習慣台南的步調.我倒不是在批評哪裡好或不好,只是生活環境的不同有時會讓一個人處於莫名的興奮/恐慌.就拿剛到的第一天中午,計程車帶著我走在連結台南市的一條大馬路上.毫無預警的我們突然被左右兩旁一大片的墳墓包圍,整整快五分鐘,轉了好幾個彎,眼前所及的還是大小方向參差不齊的墓.

我已經好久沒被墳墓包圍了,自從國二的那個夏天被爺爺每天凌晨四點叫起爬墳墓山後,再也沒有過.那個時候爺爺會杵著拐杖,領著我爬上社區後山,沿途他會碰到其他的老爺爺,零零星星的聊起抗戰報國之類的事.沿途上我也會看著墓碑上一張張的照片,雖然知道是個大禁忌,我還是不能控制自己的在心裡唸出每個往生者的名字.這個習慣我到今天還是改不了.每天走到一個地方,應該說某堆墳墓裡,爺爺和其他的爺爺就會坐下來,就像相聲裡那樣開始討論大陸到底是怎麼丟的.毫無興趣的我就只會做一件事,就是選一個墳墓屋頂,拿著爺爺的拐杖,開始幻想自己是中華職棒的強打.我現在很希望當時被我踩過的先人們能原諒一個愛做夢的小孩.

該講回台南了,第一個晚上還算好過,閃亮的完結篇再加上校園四賤客和男女糾察隊跳著看,基本上就快12點.倒是今晚早早收工,我卻完全不知要幹嗎.想去看個電影嘛,卻又覺得一個人看很孤單.想去逛街嘛,卻覺得一個人逛很無聊.最後我選擇做兩件我和阿塔常做的事,再度假裝自己在某個氛圍裡.一是我跑去吃爭鮮,很奇怪耶,台南火車站前的爭鮮怎麼有這麼多外國人?而且看起來都是來自東歐之類的人.是因為來教英文嗎?還是台南和東歐有什麼合作案?東歐人為什麼那麼喜歡爭鮮呢?二是我跑去旁邊的大眾唱片,買了三張專輯.

色戒電影原聲帶-從第一次看預告我就超愛它的音樂,但萬亞娛樂邱老闆卻總是一副不屑的覺得沒什麼.對他的音樂素養有崇高敬意的我只好摸摸鼻子,喜歡在心裡.但2009年的我該長大了,不能一直崇拜邱老闆,非買不可.

Julian Casablancas-這位The Strokes的主唱發第一張單飛專輯,我個人一直非常欣賞他的造型風格,特別是他的名字就連翻成中文也是浪漫到不行."朱利安 卡薩布蘭卡",天啊,非買不可.

Kraftwerk-最近幾個月每次逛唱片行,我總在心裡嘀咕著好久沒聽電子樂,今晚一看到這張重發的經典專輯"Tour De France",不只歌讚,又是電子樂的始祖團,重點是封面我超愛.非買不可.

以上告訴大家,當一個人要買東西時,他是什麼理由都編的出來.好了,我要認真去看"美女或野獸"了.怎麼什麼時候看都還是這麼好看啊???